当人们逐渐习惯了核酸检测的免费模式之后,贵阳的一份通知打破了这一印象。11月1日开始,贵阳开展常态化核酸检测工作,除部分风险人员可进行免费核酸检测外,其他群众需按照“愿检尽检”原则进行自费检测。而在贵阳之外,包括湖南、四川、甘肃等在内的多省多个地区也于近期加入了自费检测的队伍。


核酸检测账本向来引人关注,无论是地方财政、核酸企业还是个人,都成为其中的重要角色。随着常态化核酸检测政策变化,核酸检测赛道上的企业业绩也随之而变,抗原检测作为隐藏的风口,又被推到台前。


重点人群免费  “愿检尽检”自费


近日,核酸检测自费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以贵阳为例,根据其发布的《11月1日起,贵阳市开展常态化核酸检测》一文,除部分风险人员可进行免费核酸检测外,其他群众按照“愿检尽检”的原则,根据本人工作、生活中对核酸检测结果的需求,自行前往各类核酸采样点自费检测。


该文还列出了重点场所机构核酸检测的要求,例如须持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进出酒吧、网吧、影剧院、歌舞厅、ktv、棋牌室、洗浴中心、剧本杀、密室逃脱、游戏厅等室内密闭场所以及宾馆酒店、民宿、景区景点等,这类人员可自行前往各类核酸采样点自费检测。


同一天,四川省宜宾市也发布了恢复核酸检测收费的通知,涉及翠屏区、叙州区以及三江新区。有媒体统计,恢复核酸检测收费的地区还包括湖南省岳阳市部分区域、甘肃陇南和酒泉下属的部分县区以及广东惠州市下属部分区镇等。


在收费标准方面,上述宜宾市的多个区实行单人单检每人次16元,混检每人次3.5元,而这也是多地恢复收费的普遍标准。以混检每人次4元为基准,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按照72小时一次核酸的频率计算,一个月在核酸检测上的支出大约为130元。


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时,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鹏提到,根据卫健委最新一版的防控方案,针对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城市,其实是可以体现出一定的梯度性的,比如北上广深这些城市,自身有一定的财力支撑,同时人员流动又比较大,在整个城市治理情况比较复杂的情况下,以政府补贴的形式进行常态化核酸检测相对可行。


“但对于一些财力相对较弱,本身疫情又没有那么严重的城市来说,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公共支出,减少全民免费的核酸检测,也是可以理解的。”王鹏说道。


贵州省卫生健康委凯发k8官方网娱乐官方官网的数据显示,11月2日0-24时,贵州省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全省现有确诊病例4例,其中贵阳市3例,黔南州1例。现有无症状感染者4例,其中贵阳市3例,六盘水市1例。


不可忽视的财政压力


关于核酸检测的费用问题,早在今年5月,国家医保局就曾明确,按照《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关于加快推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实施意见》,所需费用由各地政府承担。因此,目前各地均由财政部门对常态化核酸检测提供资金支持。


东吴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陶川等人曾发表研究报告称,仅就核酸检测费用,计算出所有二线以上城市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一年的成本上限约为1.7万亿元。该数字占2021年中国名义gdp的1.3%、公共财政收入的7.2%。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长期而言,核酸检测从免费到自费,实际上也是市场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最核心的原因还是当前核酸检测成本较高,对于各地带来的财政压力较大,从这一角度上看,自费的检测将会是大势所趋。


“不过客观地说,一旦变成自费,无论收费多少,民众的检测积极性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所以这也涉及到一个平衡的问题。”江瀚补充道。类似的声音已经有了苗头,在社交媒体上,也有网友评价称,免费的时候都有人不愿意做,更何况收费了。


王鹏认为,这其实需要进行一定的统筹考虑,毕竟全民定期的免费核酸并不适合所有城市,要结合疫情防控的整体情况、成本等因素综合看待。从这个角度上考虑,一方面可以与相关机构谈一个市场价格,或者是针对特殊群体发放核酸抵扣券、核酸抵扣补贴等;另一方面就是针对疫情风险较大的地区适时地开始进行政府补贴,这种公共服务也应该留有一定的弹性。


核酸检测赛道进入下半场


从企业的角度看,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手段,核酸检测也曾吹起庞大的市场。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中国有超3400家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企业经营范围含“检测试剂”。


而在3400家“检测试剂”企业中,经营范围包含“核酸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检测”的核酸检测相关企业数量为70余家,其中,广东省的核酸检测类相关企业数量最多,占全国的58%。


2020年疫情初期,核酸检测的定价曾高达200元/人,由此也衍生出了核酸检测企业的造富神话。中商产业研究院曾在2021年四季度做过一次统计,结果显示,当年前三季度,营收最高的5家上市检测公司分别是迪安诊断、金域医学、达安基因,圣湘生物、迈克生物,硕世生物、凯普生物、明德生物以及之江生物则紧随其后。


以迪安诊断为例,2021年,该公司营业收入约130.83亿元,同比增加22.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1.63亿元,同比增加44.83%。今年前三季度,迪安诊断实现营业收入156.3亿元,同比增长67.37%;归母净利润24.28亿元,同比增长96.94%。


不过在数据造假的风波、新冠业务市场竞争加剧以及不断压缩的利润面前,核酸检测企业也已经告别了盲目增长的阶段。以华大基因为例,三季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其实现营收45.14亿元,同比下滑12.38%;实现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7.47亿元、6.7亿元,同比下滑47.16%、49.01%。而在2020年,华大基因还曾因检测红利实现了业绩的暴涨。


核酸检测赛道进入下半场,抗原检测是否会接棒而行?今年3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便发布了《关于印发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应用方案(试行)的通知》,提到在核酸检测基础上,将抗原检测作为新冠疫情防控的重要补充手段。


截至目前,国内共有10款新冠抗原自测产品获批上市,包括广州万孚生物、华大基因子公司华大因源等公司研发的产品。华安证券研报估算,长期视角下,假设抗原检测渗透率参考疫苗接种率能够达到80%,按照全国14亿人口每月检测2次、终端零售价10元/人来计算,仅自测市场规模就能达到每年2688亿元。

 


责任编辑:徐丽丽